個人/家庭

公話業務

 

公用電話的源起及發展

文章附圖

早年由於國內經濟起飛,國民所得大幅提昇各種經濟、觀光、休閒等社會活動日益頻繁、流動人口大增,使公話成為當時不可或缺的大眾化通信工具;凡裝設之處即代表電信網路已佈達該城鄉或部落,其服務品質良否幾可立即反應電信之整體形象,堪稱為「電信櫥窗」。
民國36年4月台灣郵電管理局令台北、台中、台南、嘉義、花蓮、高雄等六局營業處開放市內公用電話,此乃局營公話起源,早期營運採信用式(即良心電話),顧客通話後再投擲話費於錢箱內。
民國54年9月1日台北郊區的公用電話實行大台北區自動撥號,通話費由1.5元降為1元,台北市區由0.5元調整為1元,大台北區採同一費率、預付式。
民國64年2月2日裝設TW672型長途撥號公話機,開放公話40公里以上長途自動撥號業務(67年針對該話機缺失改良成103型長途撥號公用電話機,此為113型話機前身)。
公用電話機歷經功能技術研發及業務需求發展至今成為各種功能性之話機。民國九十一年五月中華電信為提供民眾多元的網際網路服務,由電信研究所結合現有IC卡公話機技術與公用資訊站的經驗,開發出新型的多媒體公用電話機並自同年七月一日起陸續推廣建置,使公用電話正式邁入多采多姿的影音新紀元。

 

文章附圖

早年由於國內經濟起飛,國民所得大幅提昇各種經濟、觀光、休閒等社會活動日益頻繁、流動人口大增,使公話成為當時不可或缺的大眾化通信工具;凡裝設之處即代表電信網路已佈達該城鄉或部落,其服務品質良否幾可立即反應電信之整體形象,堪稱為「電信櫥窗」。
民國36年4月台灣郵電管理局令台北、台中、台南、嘉義、花蓮、高雄等六局營業處開放市內公用電話,此乃局營公話起源,早期營運採信用式(即良心電話),顧客通話後再投擲話費於錢箱內。
民國54年9月1日台北郊區的公用電話實行大台北區自動撥號,通話費由1.5元降為1元,台北市區由0.5元調整為1元,大台北區採同一費率、預付式。
民國64年2月2日裝設TW672型長途撥號公話機,開放公話40公里以上長途自動撥號業務(67年針對該話機缺失改良成103型長途撥號公用電話機,此為113型話機前身)。
公用電話機歷經功能技術研發及業務需求發展至今成為各種功能性之話機。民國九十一年五月中華電信為提供民眾多元的網際網路服務,由電信研究所結合現有IC卡公話機技術與公用資訊站的經驗,開發出新型的多媒體公用電話機並自同年七月一日起陸續推廣建置,使公用電話正式邁入多采多姿的影音新紀元。